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史上最邪恶魔 >> 正文

【军警杯★小说】夜好黑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茫茫人海里。死去的人儿在哪里叹息?

你坐在那儿,只是为了遗忘。

还是在等待。毕竟他还是你的兄弟,毕竟他还是你的朋友,毕竟他还没有把你忘记。这已经足够。

导管坚硬,也有爆破的一天。刀剑锋利,也有生锈的一天。不是曹操有一句“神龟虽寿,犹有竟时”。也许真的老了,风中是不是已经吹来了死亡气息。

“修中老二,你受死吧!”空气似乎在颤抖。

“哈哈哈哈哈……你们还是不放过我,今天就做个了结吧。作为兄弟,我真心待你们;作为朋友,我真心待你们;我自问没有对不起你们。你们却苦苦相逼,那好吧,就让今天的黑夜做一个彻底的了结,那也倒痛快。哈哈哈哈哈哈……”白髯苍苍的老人字字如铁般吐露。

“不是我们不放过你,怪就怪你总是不识时务,老是跟风刀门作对。”

“老二,我现在还是这样称呼你,是希望你回头。不要再那么的执着,单凭你一个人怎么能斗得过风刀门呢?”

“是啊,老二。”

“如果你们是来劝我做风刀门的走狗,那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你们又不是认识我一天两天了,做走狗,我呸……来吧,动手吧!”被称为老二的白髯老人眼睛逼视前方。

还没睡吗?

为什么睡不着啊?是因为她还没睡吗?

凝望着那已经快点完的油芯,闪闪的火焰竟是那么的美丽,还是她是那么的可人呢?他竟痴了。

一道黑影从窗前一晃而过,居然把他从沉思中拉了出来,你说会是谁呢?

没错,就是他日思夜想的人儿,可爱而又美丽的人儿。

“萍儿,萍儿。”

“相公,相公。”

深情相拥,会不会是离别呢?谁又会知道下一刻发生什么事情呢?

一把短剑就在一瞬间刺入了男人的心口。

刀没拔,血没流。

“为什么,为什么……”

“你以为我会爱上你这个傻瓜,我只是利用你而已。利用你把玉佩拿到。”

“你是风刀门江……小燕……”

“实话告诉你吧,也让你死得瞑目,是的,我就是江小燕。我接近你就是为了炫唔玉佩。那天晚上,得手后,我就接到命令,要把你干掉。”

“哈哈哈哈哈……”一具冰凉的尸体横躺在大街上。

心口插着一把致命的短剑,但死者脸上却挂着一丝笑容。

后来大家都知道这个男人叫做王青阳。但这个男人却已经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他没想到,生的时候竟然没有死的时候这么有名。

他更没想到的事还在发生。

“任务完成了?”

“完成了。”

一副慈爱的面孔谁又会想到就是那叱咤风云的风刀门掌门慕容木呢?你想得到,那么我也会想得到。毕竟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慈祥的样子,低沉的声音,给人的感觉却在无形中夹杂着一种威严。

“很好。”

“是的。”

“请掌门过目。”一位妩媚的女子徐徐的向前呈上一锦盒。

慢慢的,打开。

还是那把短剑,3尺2寸7厘的短剑足够冲破一个心房。

慕容木就是慕容木,刹那间已经移到了女子的后面。

谁占上风呢?

先发制人就会赢吗?后发制人又会怎么样呢?

等的就是这一刻。就是他转到她后面的这一瞬间。

突然之间,慕容木的心口也多了一把剑。

一样的短剑,一样的位子。

“父亲,你老是碍手碍脚,我今天就送你一程。”

“你……你你……”

夜好黑。

心里也开始有了夜晚。

在这茫茫深夜里。却依旧是那么的悲哀。

三天后,风刀门新任掌门出来了。

江小燕当上了风刀门掌门人。

其实,修中老二早已经被江小燕亲手杀害,江小燕易容成修中老二的样子。就是为了把风刀门的挡路者清扫。慕容木与江小燕是什么关系呢?父女关系。

连慕容木都没想到自己的亲生女儿却是自己的坟墓。

王青阳死的时候还爱着江小燕。江小燕也是。父亲派她刺杀王青阳的时候,她的犹豫正是因为她还爱着王青阳。

但是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同的选择。

夜还是一如既往的黑。心是不是也开始寂寞。

友情、爱情、亲情。失去的就不在。

江小燕开始陷入无边无际的折磨和痛苦之中。

可是,夜还是那么的黑。

在黑夜中,江小燕看到了王青阳的笑脸,看见了亲生父亲的严肃,她开始微笑的走向他们。

夜正黑,心也开始孤独。

夜黑风高,人生的每一步都要仔细考虑好,不要因为一时的野心而丢了最宝贵的东西。失去了,就是永远。走错一步,就是终生。

夜黑风高,我心寂寥!

成都治疗癫痫专家
癫痫病会缩短寿命不
德巴金吃了会降低抵抗力吗

友情链接:

用在一时网 | 金在中电影 | 东莞钣金 | 社区卫生管理制度 | 玩具工程车 | 如何去除痘疤痘印 | 豫剧四大名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