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金在中电影 >> 正文

少年,我的收音时代

日期:2020-11-1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少年,我的收音时代

近来,总是迷恋早起的时刻,收拾完毕便轻快地上路,奔向晨练的去处。迎着初冬的晨风、踩着挂霜的道路、感受晨光里的清爽、呼吸清新的空气。那昨日的不快、那过去的往事,均已在这初冬的风里远去,振作精神,面对这新的一天。

这晨练,说是晨练其实也就是早早起来,在这晨风里沿着上班的必经之路,顺便走进那在这冬日显得空旷的树木园里,沿着那最大的路径,快步走三圈,比起那跳舞、太极、晨跑的人来说,算是小菜一碟吧,不过这于我来说也已经够意思了,几圈下来,加上从家出来再走到办公大楼总共也有好几公里的路程,每每周身微微见汗。这样坚持了有一个多月了,算是成了习惯,一天不走走竟好像少了什么。还好,除了雨天还都坚持下来了,心里总觉得小有成就。

在这晨练的三十四分钟时间里,除了走路,主要是恢复了三十多年前的一个习惯——听评书!当然不再是听收音机里的了,而是用手机下载后边走边放,不再受过去收音机那半个小时节目时长的困拢,随心所欲!怕打扰到旁人,又不想受那耳机线的束缚,便想到那蓝牙耳机,给人一种时尚、轻松的感觉。

上初中学的时候电台的小说连播节目,正流行刘兰芳的《杨家将》、《岳家将》,还有单田芳的《隋唐演义》等名家名篇。每次半个小时的时长,每每听完总有种意犹未尽的失落感。久而久之,各个电台的播出时间便烂熟于心,只要有节目播出,总惦记着及时换台,去寻找另一个快乐所在。好多有关历史的故事、人物传记可以说都是在那时期点滴积累起来的。那个时候功课也不像如今中小学生那么负担重,每每放学或是周日和假期,出身农家的我还得当作一个劳力帮家里做农活或是家务,有时是地里、有时是家里、门前,拔草、拉土、喂猪、摊煤饼……好像总有做不完的事,每当做事的时间总是打开收音机让那远方亲切的声音在旁边陪伴。

家境在七十年代后期、八十年代初还算过得去,大小半导体收音机,记忆里最多用过三、四个,大小、品牌(好像有红灯、烽火、熊猫)不一!印象里父亲说过,年轻时还自己动手装过矿石收音机(不需用电,只要天线架的高就行,只是没有选台的功能,所以噪音较大,有时还串台),半导体收音机也就算是我少年时代的伙伴。再早就是农村家家房檐下一个小匣子,每个公社一个播音站,到了广播时间全公社、全县都是一个声音“大学、大批拼命干××年建成大寨县”(这个时候公社广播站会转播县上的节目),这类似的声音除了年份每年在变化外几乎在那几年总是一成不变!

前几年回家时竟还见到了其中一台台式的,品牌忘了,但那精巧的外形、稳重的黑色还深深地印在脑海里。刚买回来时家里还确实为之奋了一阵。后来由于大家都喜欢没事时起听,那同时要使用三、四节一号电池便成了重要的负担。后来还是父亲找人弄来小型的变压器和整流电路,把那台收音机改造成了交直流两用的(那时农村的供电还是不正常,时有时无),才稍稍减轻了些负担。

从初中时代起,那小小的半导体收音机便成了我忠诚的伙伴。那个时间功课相对简单,除了几门主课外基本没有什么副课和课外书,每天放学,只要时间尚早,提蓝同小伙伴一起去拔草便成了功课。晚上,便是那远方传来的空中的声音的天下,收音机送来了那远方世界,从来没有出过远门的我通过这认识了广阔的世界、远去的故事、课本上学不到的知识!待到上八十年代初在县中学上高中的时间,自己从省吃俭用节约的十块钱(基本是我高中住校时一个月的伙食费)买了个“梅花牌”的小收音机,黄色的外观,精巧的造型,课余时间总是随身携带。后来,电台有了教学类节目,那也成了我的第二课堂。

如今,三十多年过去了。那小小的收音机早已经由于外出求学、毕业工作、展转不同的地方没了踪影。到八十年代后期农村逐渐普及了黑白电视到彩色电视,那收音机也渐渐淡出人们的生活,现在很少再有人迷恋收音机了。再到现在这网络时代,在这晨练的队伍中很少有人再用收音机了,大多改用形形色色现代化的播放设备,或迷你、或拖曳,声音小的自得其乐、大的惊天动地,不一而足,偶尔遇到一个老者兜里揣着收音机,收听着那无线广播从身边踱过,神情怡然,享受着多年的习惯。

虽然,时代在变迁,但我对收音机的迷恋可以说是痴心难改,每每在商场或是超市时总会寻找电器柜台、走过去扫视是否有收音机,如果有将会情不自禁的地走过去欣赏良久、有时还会询问营业员它们的一些情况。小的时候总是想拥有一台自己的,时过境迁慢慢地变成了对它们的欣赏,欣赏它们造型的新颖、功能的多样、技术的先进。前两年有一个同事在给家人购了一台现代的收音机时,看到后觉得功能、造型和技术还行,也顺便让给捎了一台,可惜现在小区的家里信号一直不好,就成了摆设,也成了少年时代一个记忆的象征!

现在,只要驾车出行总是喜欢打开收音机,收听新闻、评论或是路况信息。总有朋友提出换掉那车载的收音机,改成倒车影像。可我总是舍得它那传统的造型,换台时的感觉,那是我难以忘怀的少年时代的记忆,这记忆伴随着我上了初中、高中直到大学毕业。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少年,那收音时代,依然是我美好的记忆。

孝感癫痫病医院有多少家
癫痫的急救药是什么
合肥治癫痫病选哪个医院

友情链接:

用在一时网 | 金在中电影 | 东莞钣金 | 社区卫生管理制度 | 玩具工程车 | 如何去除痘疤痘印 | 豫剧四大名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