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机构销售 >> 正文

【流年】泡沫之殇(微型小说)

日期:2022-4-2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萧娅又做了这样的梦。

梦境的开始还是在山城熟悉的磨角楼附近的露天花市,还是和那个身影擦肩而过,如同一阵呼啸而过的风。紧接着就是一群蜂拥而上的混混,他们尖叫着、奔跑着向花市跑过来,尖利的喊叫声划破天际。

萧娅的那些花盆被他们疯狂地摔打着,眼前一片狼藉,开的正艳的茶花落了一地缤纷。她哭喊着,奔跑着,却不知究竟要跑向哪里。

她看见了他,在一条偏僻的巷子里,他浑身沾满黑色的血迹,靠在一睹墙上大口大口地喘息,萧娅冲着他喊救命,而他却丝毫没有反应。

他死了。萧娅走近他,刚要伸手去拉他,一缕强光朝她射过来。

她从梦中醒过来。额头上满是汗珠。

透过窗子,幽暗中,萧娅还是看见了那株茶树,人把高了,至今还是没有开花,但是在刚才的梦中,她分明看见了满地飘落的花瓣,她挣扎着去回忆刚才梦里的情景,她确信自己看见了他,还有那可怕的黑色血迹。

萧娅打了个寒噤。

“白晓鸥,回来吧?你要去哪里?”萧娅在心里自言自语。

黎明前的黑夜,她不知道明天该怎样面对他。

她的回忆从五年前开始——她把他从遥远的南方小镇带回家。

那一年,她19岁,他17岁。

他叫她姐,她叫他弟。

那时候,这种称呼是种习惯,就像白晓鸥习惯用左手拿筷子一样。

(二)

南方小镇的初夏被爱情镀上了浪漫水晶的色彩,同时给了萧娅无限美妙的青春梦想。遇上白晓鸥,她的人生发生了根本性的逆转,在她放弃工厂小组长的那一刻起,为了自己喜欢的男孩子,她决定要带着他回到山城老家过一段安安稳稳的日子。

萧娅的父母拿出所有的积蓄在郊外买下了三亩花田,萧娅跟随家人从乡下来到了这里,她要和白晓鸥缔造出花团锦簇的童话。

这片花田位于山城西南角,依山傍水,很恬静的环境。萧娅和白晓鸥每天都在这里认真劳作,尽管现实并没有他们预先想象的那样好,两个人的内心还是充满了希望。

事实上,在这座山城,没有几个人愿意在那些没有实用的鲜花上浪费金钱。起初,白晓鸥有些沮丧,整个人也消沉起来。他甚至决定要离开这里,他说服不了自己把整个青春年华都葬送在这片看似美丽无限的花海里。

白晓鸥走了,临行前只和萧娅说了声“保重”,一副不再回头的样子

直到两年后,当白晓鸥西装革履地站在花田的田垄上,他高大的身影遮住了萧娅眼前的阳光。她仰头看她,不由得眯起了眼,这个男人什么时候长得这么大了,两年的改变太大了。

“姐,跟我走吧,我带你去过好日子。”白晓鸥微勾起嘴角,冰蓝色的眼眸,如同深海。

她跟着他走了。萧娅的母亲没有阻拦她,只是轻轻地叹了口气。

两人离开花田的时候,那些茶花开得正热闹。

那一年,她21岁,他19岁。

(三)

他们又回到了南方小镇,在那个流光溢彩的天桥上,萧娅终于再次看见了白晓鸥甜美的笑。白晓鸥指着前方的摩天大楼说:“姐,我要在那里给你买套房子!”萧娅默不作声,随后咯咯地笑着。

白晓鸥把萧娅带到乡下老家的柑橘园里,一切安顿好之后,就离开了。

萧娅明白他有梦想,什么都没说。她说服自己必须放逐,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办法,她要帮助白晓鸥实现梦想。那一刻,她满心的甜蜜。

真正地看着他上了车,她的心里却空荡荡的。

每天清晨,萧娅依旧能够闻到清新的果香,还能看见花田里如海一般的五彩绚烂。

白晓鸥不常回来,她便静静地等。她知道他们之间没有过承诺,而他向来都叫她“萧娅姐”。可是那一天,当白晓鸥在逆光中朝他伸手的时候,她似乎明白,他们之间有什么是不一样了。

他没有把她当姐,他爱她,真的。

可是白晓鸥却从来都不曾说过萧娅想听的那些话。

白晓鸥的家人始终把萧娅看做自己人,而她却感觉自己被囚禁了一样,她自己都不明白自己的人生怎么会是现在这个样子。白晓鸥到底想干什么?他为什么要带自己来到这里?为什么不带着自己一起走出去?萧娅快要崩溃了。

荒芜的等待就像蔓延的火焰,萧娅找不到出口。

那一次“出逃”是因为她被寂寞逼疯了。她一个人离开了柑橘园,任凭白晓鸥的家人怎样劝阻,她毅然决然地离开了那里。

还是在那座天桥上,萧娅拨通了白晓鸥的电话,然后就是等待,直到天黑。

他出现的时候,星光寂寥。而他的眸子,甚至比那星光还要寂寥。

他开口:“你来干什么?”

而后,白晓鸥的身后闪过一个影子,棕色卷发的女郎,妙曼身材,眼波里流转的满是风情。

那女郎上来就开口说话:“既然她找过来了,那就把我家的钥匙交给我吧,我放你走!”

白晓鸥无奈地注视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半晌才说话:“我和她,对你来说,一样吗?别闹,好吗。”

萧娅一阵眩晕,眼泪汹涌而出。

(四)

白晓鸥并没有把她扔在天桥上,他朝那女人扔出一串钥匙。带着萧娅去了酒吧。

她原本应该反抗的,即便不反抗,她也不该和他一起来到这里。

萧娅昏昏沉沉地喝了很多酒,白晓鸥一语不发地注视着她。

那一夜,他把她带到宾馆,他们睡在同一张床上,两个人都有心事,宾馆的夜晚显得依旧很寂寞。

萧娅做了个梦,梦中是初遇的他们,他撞坏了她满怀的鲜花,花瓣随风四处飞舞,竟然像是婚礼上的盛宴。

在这片花瓣雨中,白晓鸥慢慢地俯下头,抱起醉醺醺的她,沉沉开口:“明天我们回家。”

萧娅勾起他的脖子,朝着他的唇,狠狠地吻下去。

她知道,她离不开他,不管发生了什么,无论他去了哪里,她都要找到他。

面对他,她没有退路,只能向前走。

(五)

柑橘熟了。

萧娅带着白晓鸥在柑橘园里穿梭忙碌。

白晓鸥的家人开始张罗着他们的婚事。

萧娅像只快乐的小鸟。

雨天的午后,白晓鸥的手机忽然响起,他躲躲闪闪地接完电话,一脸凝重。

傍晚的时候,白晓鸥开始收拾行李,又要走的样子。

“你要去哪里?”萧娅拽着他的袖子问他。

“等我回来。”说完就转身走了。

萧娅瘫坐在地,彻底垮了。

那天夜里,萧娅不停地做梦。在梦里,她回到了老家,她成了卖花女,她看见满地的花瓣,还有黑色的血迹,这到底是怎么了?

梦中她的眼泪打湿了枕头。

醒来时,天还没有亮。

导致小儿癫痫的因素有哪些
海口主治癫痫专医院
石家庄好的癫痫病医院有哪些

友情链接:

用在一时网 | 金在中电影 | 东莞钣金 | 社区卫生管理制度 | 玩具工程车 | 如何去除痘疤痘印 | 豫剧四大名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