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胡子会越刮越多吗 >> 正文

【荷塘】呼喊(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早上太阳升起的时候,青翠的山峦上,才四月,山坳下,怎么会有山丹丹?红艳艳的花开了一片,纤巧把自己葬在那一片落红里,身边还放了一串紫嘟噜噜的葡萄......

——题记

(一)

纤巧爱上一个男人。那男人的言行举止、喜怒哀乐都印在纤巧脑子里,在她的心里,生了根、发了芽。不过才五月,北方的天气居然也会这么热,热到纤巧看到那个男人的时候,就莫名地脸红、心跳......

纤巧认识他是偶然也是必然,学校五一组织活动,自然少不了纤巧的钢琴弹奏。那天纤巧弹的是贝多芬的成名曲《月光曲》,她在中间高潮区转换了一些音色,少了《月光曲》的静穆、忧郁的演奏风格,掺杂了些欢快、明朗音素。黑白色琴键高低起伏,在她灵动的手指下画着一道又一道完美弧线,空灵、飘渺的乐曲,犹如在瑞士琉森湖月光闪烁的湖面上摇荡的小舟一般,轻盈飘然……

教导主任朱俞看纤巧的脸色越来越阴,阴沉得都能拧出水来。一曲刚毕,掌声四起,朱俞走到纤巧面前怒目而叱。

“你怎么可以擅自做主,改编名曲谁给的你这个权利?以为你是谁?”

纤巧噙着泪,低头不语,画板在手里微微颤抖握出了汗,她也没提笔写下只言片语。

“朱主任,这位同学改编得很好啊,贝多芬的这首《月光曲》的确是他的成名曲,但是对于一个学生来说,这首曲子毕竟有些过于厚重,声调有些悲凉,这位同学适当地添加些欢快的元素进来,更让人有耳目一新的感觉。时代不同了,我们要学会跟着时代脚步前行,您说对么?”一位年轻俊朗的小伙子,突然在人群中站了出来。

朱俞看到小伙子脸色比契科夫笔下的《变色龙》转得还快,立马从阴转到晴。

朱俞看着站在旁边的纤巧愠色说:“还不赶快谢谢章科长?”

纤巧向着这位章科长鞠了一个躬。

章然看看面前这位女学生,年龄应该比他小不了几岁,却穿着紫色的纯棉裙子,配着略显苍白的肌肤,乌黑柔顺长发,像个乖巧的孩子熨贴在脸颊两侧,一双大而清澈的双眸,高高秀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却微微泛白。

“你叫什么名字?是哪个班的?”章然看着她问。

女孩没有说话,只见她用手里的画板写了几个字“纤巧,谢谢您。”

章然莫名定定然看着女孩。

纤巧看着帅气的章然,两人眼神电光火石闪了一下,赶紧低下头。

只这一瞬,纤巧的心呀,跳得没了心律。

“她是五四声乐班新来的纤巧,恩,咳咳,是个聋哑人,不,应该确切地说能听到,只是不会说。”旁边的朱俞及时地解围道。

(二)

后来的纤巧渐渐知道章然的底细,章然,现年25,比自己大三岁,教育部人事科科长,父母高干,家庭条件优越,未婚,女朋友是物价局局长的千金小姐。

这些,是同宿舍里佳雪告诉她的,佳雪是五四班时间最长,也最和纤巧合得来,为人直爽开朗,热心肠,就是嘴快,什么小道消息,她都知道,人送外号“传声器”。

也许是章然出色的外表,吸引了纤巧,也许是章然及时给自己解了围,只是从那以后,纤巧在心里对他的好感直线上升,纤巧从未奢望过爱情,她知道自己有残疾,很少有健全男孩会爱上她。对章然也只是淡淡喜欢而已,云淡风轻,那天只是一瞬的幻觉,过去就过去了。自己就是正常女孩,她的家境,和章然也是门不当户不对的。

章然经常去这个名不见经传的“爱都”学校,当然不只是因为这是他的工作范围内,更应该说是对这所学校里这个“特殊”学生产生的一种好奇。因为章然在学校里恰巧也学过钢琴的,而且对钢琴理解颇有建树,那天纤巧的那首《月光曲》虽然弹得行云流水,但是中段的几个小节的音色,还是有一些小的瑕疵,如果是对正常人来说那是不容忽视的,但纤巧不同,不知道怎的,有时章然眼前就会闪现出那张略显憔悴的面容和大而无助的眼神,像一根细细的绳子牵引着他。

一个问题始终困扰着他,为什么在正常学校里怎么会有那样一个“特殊”学生?于是他一次次找借口去“爱都”,去五四班。

章然进到教室的时候,老师正在上课。那个叫纤巧的女孩,坐在临窗的座位上,边听边做着日记,神态从容而安详。身上穿了一件紫色T恤,增添了些许淡淡忧愁。其实章然很想告诉她,她不适合紫色,紫色太过压抑,哪怕,哪怕白色也好。女孩,长长睫毛低垂着,像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精灵。

午后阳光,照在女孩的脸上,不染风尘,静若莲子。

章然悄悄地从后门进入,找了最边的一个空位坐了下来,教课老师看到了,略略点了点头,只这一个动作,还是被其他同学看到了,有同学回头看向章然,纤巧也看到了章然,章然向她微微笑着点点头,纤巧的脸一下就红了。

(三)

葡萄,是纤巧水果里的最爱,那紫嘟噜噜的葡萄,像一粒粒倒悬在心口紫色的珍珠,纤巧是喜欢紫色的。紫色,神秘而高雅,像深海珊瑚里的颜色,而她就是深海里那条沉睡的美人鱼,她一直觉得自己就是。

《海的女儿》里美人鱼为了王子,自己化成了泡沫。纤巧想她才不要那么傻,再爱一个人,也不值得付出生命啊,没有什么比生命更贵重的了,有时候纤巧想会有王子来爱自己么?也许像她这样,永远只能生活在自己一个人的无声世界里吧?手里的画板,已经写坏好几个了,如果没有画板,纤巧想自己是不是真的就与世隔绝了?

佳雪进来的时候,纤巧的思想就那样还在神游,是一个微笑让纤巧无意识边写边画,可是画板上写的是什么呢?

“纤巧,你写这么多章然的名字干什么?!”佳雪突然夸张的语调和表情,把纤巧从梦幻里拉了回来。

“纤巧,你可别做春梦哦,章然可不是一般人哦,我们这样都不可能,更别说你了。”佳雪嘴快,说出来之后想到刺伤纤巧自尊心,赶紧改口,“我,我说的不是那个意思,你忘了,我告诉过你,章然,章然有女朋友的。”

纤巧有时候想不会说话其实也挺好,比如像现在。否则她知道说什么也一定会泄露心中那点小秘密。

纤巧用笔在画板上写:“你别误会,我写章然名字,是因为我有个表哥也叫章然。”纤巧撒了个小谎,她是有个表哥,但是叫张然而非章然。

“哦?那你写那么多表哥名字干嘛?”佳雪口气有些缓和,但是怀疑的眼神显然是不信的。

“表哥才做老板,让我给他设计个签名。”纤巧边写边想可不能让佳雪这“传声器”给传播出去,丢死人了。

“哦,这样啊,呵呵,真巧哈,名字还一样呢。”佳雪笑哈哈打过。

纤巧画了张笑脸给她,然后心里长出一口气。

“喏,你看,我今天逛市场给你买了你最爱吃的葡萄。”佳雪说着从背后把一串紫嘟噜噜葡萄递到纤巧面前,纤巧给了佳雪一个深深拥抱。

(四)

章然开车回去的时候,华灯初上。

街道两边有三三两两行人或骑车,或步行慢吞吞行走,正值仲夏,公路上一辆辆车也像被太阳烤的没了精神,从身边缓缓驶过。

街道两旁的霓虹,各种车辆的灯光,汇聚成一条灯海,像是掉进了一个五彩斑斓的梦里……

车里很闷,有种沉甸甸的感觉,尽管开着空调,还是有点透不过气来,章然烦闷地关掉空调,顺手摇下了玻璃,窗外的热浪以及夏夜的风,带着各种污浊气味很快灌满了小小空间。

打开音响,一曲充满动感的dj《姐姐妹妹站起来》弥漫了整个车内,平时章然是喜欢听这类歌的,让他充满自信,活力四射,但是今天“啪”章然烦闷地关掉音响,他耳边一直回响着朱俞的话:“纤巧是从南方过来的新学生,以前是正规艺术学校的学生,家境比较贫寒,一直靠父母买早点来维持求学。去年因为一场重感冒,延误了医治,烧坏了声带,不能说话,又受到老师和同学排挤,所以就转到我们‘爱都’来学习。平时用画板来和大家沟通,她的乐感很好,尤其擅长钢琴演奏。”

章然的脑海里浮现出那个苍白的面孔,他想:这是一位什么样的学生?是什么样的信念让她如此执着?如此坚强?

快到到小区时候,章然电话响了,是女朋友娇娇的。

娇娇用软糯的声音问道:“章然,你啥时候到家啊?记得给我买个烤红薯回来,我突然好想吃呢,还有你今天打算给我讲什么故事呢?”

“嗯,我知道了,乖乖等我回去好么?”章然拉回自己游离的思绪。

“好的,想你。”电话那头一个脆脆响吻。然后轻轻挂掉。

给娇娇讲故事,说到底都是章然惯出来的毛病,娇娇开始喜欢听电台里每天下午六点田连元的评书,而章然因为声音磁性有力,情感充沛,就是在那个时候学会了帮娇娇讲一些其他故事。娇娇渐渐听章然故事比田连元更有吸引力,索性不听电台依赖章然,就像一个小孩子每天都要章然给她讲一个故事才能入睡。

想到娇娇的故事,章然苦笑着摇摇头。他握紧方向盘,脚下踩紧了油门,车像离弦的箭,把其它车辆远远地甩在后面……

(五)

时间像断了线的风筝,悠忽之间,突然没了音讯。能让人感知的只是季节的寒凉。

临近元旦“迎新春晚会”,各个学校都开始忙碌起来,“爱都”也一样。

身穿紫色棉服的纤巧,突然接到班主任梅老师临时通知,今年元旦要她和几个学生,代表“爱都”去大连进行比赛,顺便为他们明年的毕业做准备。这次比赛,对纤巧尤为重要,因为这也是考验她付出的心血,是否和正常同学一样被认可。

纤巧很高兴“爱都”对她的重视。

准备了几天后,纤巧和几位同学结伴出发,上车后,在自己座位边上看到有位穿黑色风衣的小伙低着头,手里正捧着一本《中外名曲》在看,纤巧走过去,轻轻用手拍拍座位靠背,小伙子抬起头来,纤巧看到那个男人居然是章然。

有些缘分可遇不可求,不经意间的突袭,会让你不知所措。

章然高兴地站起来:“好久不见啊,纤巧同学。没想到是你,‘爱都’派你来参加比赛,真是替你感到高兴。”

纤巧脸色绯红,她拿出画板在上面写道:“谢谢领导和大家对我的赏识。”在旁边还画了一个调皮表情。

“呵呵,加油!纤巧,我相信你!”章然很温和地拍了拍纤巧肩膀。

纤巧红着脸点点头。

纤巧用手指指里面座位又写道:“这是23号座位么?我的位置在里面。”

章然呵呵笑了起来:“真是有缘和你一路同行呢。”然后侧侧身子,让纤巧坐在里面位子。

有章然一路相伴,有说有笑,章然说话沉稳而又不失幽默,开朗有充满睿智,纤巧的画板几乎没有停下来的时候,两人有很多共同点,比如对音乐的偏爱,对人生观看法,对现实社会的一些独特理解,许多时候章然说出的话和纤巧笔下的字一样,心照不宣。有时候两人不说话一个眼神就能意领神会,然后会心一笑。纤巧的画板上娟秀的字迹,如一缕缕春风吹开章然很多年心里厚重的阴霾,和纤巧在一起他从没有过的轻松和愉悦,如此情投意合的默契,笑意一直挂在章然脸上从没消失。车到服务区时,章然对纤巧关爱有加,而纤巧总是浅笑盈盈,娇羞嫣然,在纤巧心里就像吃了蜜糖,从内甜到外。除了甜还有一些说不清的情愫,一些东西慢慢发酵,盈满心间,像太阳温暖而明媚。

外面的天空怎么那么清朗啊?天空蓝得没有一丝杂质,纯净如大海,一架飞机从他们上空掠过,渐渐隐入蔚蓝天际,就像行驶在大海里的一艘小船……

(六)

纤巧他们的车到天津时已经是晚上接近九点,到塘沽需要换船前往大连。之所以要换船,是因为大家都是北方人,难得出来一趟,自然不想放过乘船的机会。

而塘沽七点的航船显然是赶不上了。好在他们时间安排得比较充裕,不急着赶路,于是大家商议先在天津逗留一天,第二天再乘船赶往大连。

大家找了一间简单而舒适的酒店安顿下来。

纤巧虽然奔波了一天,但是兴致依然很高,大概缘于第一次自己出远门,也许是因为有章然无微不至的照顾。纤巧把行李放在酒店后,没有像别的同学直接在酒店休息,而是信步游街走在一条繁华的路上。天津有很多欧式建筑,能感受到浓郁的异域风情。风景不错,纤巧边走边看。感觉又冷又饿时,才发现不知不觉偏离了酒店位置。滨江路边小吃飘过阵阵香味,纤巧想买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信马由缰出来,忘记带自己的“小秘书”——画板,她站在一个上面写着“正宗狗不理包子”店铺前踌躇。想怎样和老板买包子而又不让自己感到难堪,正在犹豫间,有人拉着她的胳膊直接推门而入。

而那个人就是章然。跟着纤巧一路的章然。

许多事情不用解释,自然而然水到渠成,比如爱情。

美轮美奂的天津小路边,有两个年轻身影相依相偎,男孩英俊挺拔,女孩娇柔妩媚。纤巧深情款款地看着章然,那双剪水双瞳分明会说话,章然把纤巧轻轻揽在怀里:“纤巧,和你在一起没有什么可以代替,我不知道是什么吸引我,让我的心不自由自跟着你走,你笑我就开心,你难过我就伤心,我不想离开你,纤巧我爱上你了么?你说是不是?是不是?”章然的眼泪打湿了纤巧的秀发,勃颈处凉凉的。纤巧想说,想告诉他:“我也爱你,一直,一直爱你呵!”可是,是什么东西一直、一直堵在胸口,如梗在喉,纤巧心如火在烧,她闭着眼任眼泪无声在寒风中滑落又吹散......

婴儿癫痫病初发症状
额叶癫痫吃什么药
海口专治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

用在一时网 | 金在中电影 | 东莞钣金 | 社区卫生管理制度 | 玩具工程车 | 如何去除痘疤痘印 | 豫剧四大名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