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电焊图片 >> 正文

【荷塘】藏在时光里的青春(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引子)

如果非要用一个词语来形容我此刻的心情,我想用“湿漉漉”三个字最为贴切。

南方的梅雨时节,总是下着绵长的细雨,弄得我的心头也是湿漉漉的。我靠着窗和轩讲着电话。

“好久没有给你打电话了,你现在一切都好吗?”轩问我。

“嗯,挺好的!你呢?”

“我下个月18号结婚了,你能来吗?”

电话一头的轩这样说着,语气淡淡的,将人生中最盛大的一场婚宴描绘的云淡风轻,像是诉说着一场与自己毫不相关的婚礼。

硕大的水珠随着玻璃窗滴滴滑落,透着朦胧的水幕,我看见雨水落入的凹处,激起一个大大小小的水圈。

“真的啊?恭喜了!和谁呢?为何这么快?”

连珠炮似的问题脱口而出,我的声音有些雀跃,而内心却还是有一股抑制不住的悲伤,却还是佯装着很惊讶的语调。

“我们是一次聚会上认识的,她还不错,和你一样!”

“和我一样?你不是以我为标本吧?”我调侃着。

“她……怀孕了!”

“啊……!”我不禁尖叫起来,却又觉得自己太夸张了。我的内心像是被什么尖锐的东西狠狠地刺了一下,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伴着嗒嗒的雨声顺流而下。我想,那是有关从前的片段。

(一)

记忆中的轩还是个沉默的小男生,笑容有些腼腆。那时候他坐在我的前排,上物理课的时候,我经常拍拍他的脑袋说,“哥们儿,往后靠一点儿,我正在写童话呢,帮我看着老师。”

因为我的这句话,他把腰板挺得笔直,尽可能挡住老师的视线。

我就藏在他的背后,拿着签字笔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想象着王子和公主的爱情会遭遇比巫婆和诅咒更可怕的东西,想好了一段我就开始用阴阳怪气的语调逐字逐句地念给他听,他笑得前俯后仰,还大赞我想象力丰富。然后对着窗边无意探出脑袋的班主任一脸无奈的苦笑。

炎热干燥的夏季,又是密不透风的办公室,夹杂着班主任手中燃烧的烟草味,我额上的汗珠如雨水般滑落。面对班主任的拷问,我沉默不语。

倒是他抢先一步说,“她是在问我黑板上老师写的什么字,她眼睛有些近视了,看不清楚……”。

“确定不是在讲其他的话?”班主任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我保证不是!她只是在问我黑板上的字。”

一向听话的他竟然对着班主任撒了一个脸不红心不跳的谎,我不禁对着镇定自若的他竖起了大拇指。

“你的成绩这么好,可不要跟着某些人学坏了!”班主任对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把目光转移到我的身上。

我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表现出一种谦卑。两个食指来回打转儿。

轩也似乎看出来班主任特指的“某些人”,还一面帮我打圆场,“老师,您放心,洛茜也是很上进的,真的!”

班主任无奈地摇摇头,罚我们扫地一个星期,算是小惩大戒。此事之后,我和轩的关系越来越好,我敬重他是条临危不乱的汉子。

那年,我们已经初二了。尽管我的语文成绩出奇的好,可是数理化的成绩烂得一塌糊涂。很多次,他主动提出要帮我补习功课,却都被我婉言谢绝了。我仰着柳眉问他,“兄弟,我有鸿鹄之志,即便不习数理化我也能大展宏图,你信吗?”

我看着他那双亮若星辰的眸子,说不出半句话来。半响他才说,我希望能和你考一所高中。

我笑得很开心,还是埋着头潜心写作。

“对于我不喜欢的事情,我难以拾起兴趣,你还是不要管我,自己努力学习吧,要不然以后不好找媳妇儿!”我故意调侃他。

“朽木尚可雕也,你这个孺子实在是不可教啊!”他气急败坏地撂下这句话后,转过身去。

“尖子生,请你不要和我说话!ok?”我故意提高了分贝,把“尖子生”三个字说得特别重。

“你不要冷嘲热讽好不好?不说就不说,谁稀罕?”

第一次接到顾末的来信时,窗外正飘着濛濛细雨。我坐在安静的教室里,朝他打趣地说,“你看,顾末的字写得多好。”

他接过信纸问:“顾末是谁?”

“哼!真的想知道?”

他侧过身来试探性地问:“莫非……是你暗恋的对象?”

我一把夺过他手中的信纸,然后一张英俊帅气的男生照片悄然滑落在地。欣喜若狂地问他,“嘿嘿,帅吧?我们是青梅竹马,以后会在一起的。”

他尴尬地苦笑着,“很好!很帅!很般配!”眼里流露出一种不可名状的悲伤,然后迅速地转过头去。

这件事情之后,他很少回过头来和我说笑,总是经常把腰板挺得笔直。我依旧躲在他的身后写我的童话,一个个精美的笔记本上都写满了我编纂的故事。他还是我第一个粉丝,替我在班里宣传,替我保密,直到毕业。

(二)我的青梅竹马

顾末比我大三岁,我们从小一起长在永平村,记得小时候他曾经说过喜欢和我在一起,于是这些年,我们自然而然的很亲密。

我喜欢顾末,用精美的信笺纸给他写过很多缠绵悱恻的情书。他也喜欢我,他说,不管明天会发生什么,都会珍惜和我在一起的每一天。他还曾鼓励我,等我考上了大学,我们就在一起。

高三那年的五一节,我一个人偷偷地买了一张去顾末那里的火车票,一个人坐在绿皮车厢里面,听火车穿过隧道时发出的“隆轰隆轰”声。想象着马上要见到他,心情就很激动。

顾末的大学很美,每到夏天的时候,风吹过林梢发出沙沙的声音。那洒落的阳光倾泻在顾末英俊的侧脸上,白色的衬衫很衬少年干净俊朗的脸孔。

我刚下火车,打他的电话还是无人接听,然后就招了辆出租车按照他之前说的地址去了,出租车七拐八拐地驶出了漂亮整洁的主城区,穿过一条小小的弄堂。

然后我就看到顾末了,他又长高了,好看的衬衣,一条淡蓝色的牛仔裤搭在一起真好看。许久不见的我们显得有点生疏,他看见我有点讶异,然后接过我手中的行李,无意间打量了一下我的穿着。

他打探的表情立刻灼伤了我原本小心翼翼的心,我埋着头,一种油然而生的自卑感。

然后还是跟着他走进了他的出租屋,那是他们关系较好的几个男生合租的房子。五一都回家了,他只是在电话里给我说了一声:我好想你!于是我便不顾一切的坐上火车奔向他。

我看得出顾末不是那么的高兴,他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会心不在焉的,说话很敷衍,可能是我的穿着太土气了,也可能是我们之间两地分隔太久的原因。

晚上的时候,顾末带我去吃很好吃的砂锅米线,还带我去逛商场,看着橱窗里那些华丽昂贵的衣服,再看看自己像丑小鸭一样的脸蛋,身体空荡荡的,根本衬不起衣服,我一个人躲在试衣间里偷偷地抹眼泪。

然后,回去的途中,顾末接到了一个电话,他说,他同学喝醉了,需要他过去帮忙,让我一个人先回去。说完便把我送上一辆摩托车。

我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出租屋内哭了半天,一直开着灯,不知道什么时候睡去。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混沌之中,有双手轻轻的抱住我,把我揽在怀里,他说:“茜,你怎么还没有长大呢?你是我曾经最纯粹的梦想,可是,现在我们已经回不去了。”我好害怕,身体开始发抖,却还是假装熟睡。

然后顾末的电话铃又响起来了,他转到另一间屋子讲电话,他的声音好温柔,“乖,你快睡吧!”“别这样嘛……好好,你等我,我马上来……”然后,是轻轻关门的声音。

我睁开眼,眼泪不停地滑落,想起他嫌弃的眼神,还有我们现在格格不入的生活,他这么美好,他的另一半不应该是我这样的。

那天晚上他没有回来,我给他写了张纸条夹在书里:原来这些年只是为了证明我们不合适,祝你幸福!

于是我关掉了手机,连夜坐上了回家的火车,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在车厢里哭得稀里哗啦。

等我开机的时候,看到顾末的短信:对不起!不求你的原谅,只希望你以后幸福!

我苦笑着,我所有的痴心都只是为了换取一句:“对不起?”

我曾经以为,有一天我会和我心爱的少年白头到老,却不知道他已经跑上了另外一条轨道,我们之间再也没有交集了!

(三)

大学要毕业的时候,接到轩寄来的快递,那天,天空中飘着蒙蒙的细雨,窗外金黄色的灯光融在雾气里。

那个有着淡蓝色花纹的日记本真的很厚,还有些岁月斑驳的痕迹。我双手轻轻地抚摸了一遍又一遍。

遂翻开那扉页,赫然出现他那歪歪扭扭的字迹,一瞬间,我不知道该用壮观还是其他的什么词语来形容。大大小小的字,都源于一个叫做”lx”的人。

“她的数理化这么差,以后怎么办?你要加油啊——lx”2004年12月4日。

“只要她一直在我的身后,我的腰板就会一直挺直——lx”2004年12月8日。

“我发现她笑起来的样子好漂亮,嘿嘿!——lx”2005年12月6日。

“原来在你的心里一直住着一个人!555555——lx”2005年12月7日。

“容我这样静静的陪伴着你,我最亲爱的——lx.”2006年4月5日。

“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吗?——lx”2006年5月12日。

……

2007年12月19日,才经历父母离异那一段混乱而模糊的时光,印象中天气总是带着阴翳,阴霾的雨连心情都淋湿了。

他这样写着:“洛茜,就算全世界都不要你,我也会陪在你的身边,直到最后……”

落款是:陈轩。

那个冬天,我发疯了一般在街市上逃串,我发疯一般冲出了校门,哭得泪流满面的我,坐在电话亭里使劲打顾末的电话,却依旧听到那刺耳的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停机”。

我用手捂着脸一路狂奔,脚步根本停不下来,耳边有风呼啸而过,伴着我呜咽的哭声,一瞬间显得我是那么孤独。

穿过大街时,我听见有司机冲我咆哮的声音:“你这姑娘想死啊?”街市上的喇叭长鸣,一阵尖锐刺耳的声音,我蹲在地上,离大客车只有两尺的距离,周围都是那些议论猜疑的目光。

我一遍遍抽噎着,惶恐和害怕,正想往前奔,突然被一双手狠狠地拽住了。

“你这是干嘛?你知不知道这很危险?你出了事情,你父母会很担心的……”

“他们才不会关心我呢!我恨,我好恨他们,是他们让我变成了无家可归的孩子……”我怒吼着,泪流满面。

我知道是轩,我睁着朦胧的泪眼,看着他愤怒的脸上有种叫做“心疼”的东西,还有周围那些异样猜疑的眼光。此刻,我的孤独无处安放,混沌之中我已经不清醒了。我趴在轩的肩旁上放肆地哭喊着:“他们不要我了,他们不要我了……”

“你说些什么傻话呢?洛茜,你听着!就算全世界都不要你了,还有我,还有我!”轩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神坚定。

他看着我,像个男子汉一样,眼里溢满了温柔,一边安慰我,一边露出温厚的笑容。朦胧之中,我似乎听见轩说,“洛茜,无论发生什么事情,请你记得,还有我在你的身边,不离不弃!”很是煽情,像是关于海枯石烂的誓言。

十几岁的时候,我们那么敏感,那么脆弱,那么倔强,像极了我现在的样子。

我努力地翻看着,还是搜寻到了最后一个日期,“或许这一辈子,我们都是两条平行线,再也无法有交集,不过我只想告诉你,我曾经那么爱过你,用尽了一生的真挚!以后的日子,只希望你过得幸福!——lx.2010年,5月4日。”

看着轩的日记本,他为我写下的是那么多的柔软的句子。他曾经这样爱过我,小心地珍藏着我美好的青春年华。

(四)

闭上眼睛,脑海里还是浮现轩清晰的轮廓,双眼皮,爽朗的笑容,干净的脸颊上有两个浅浅的酒窝,修长干净的手指。是当时很多少女喜欢的类型。还有那些年,我对他说的最多的话。

“兄弟,帮我挡着点老师。”

“你不要说你暗恋我,是因为你笑起来像你妈吧?嘿嘿!”

“我的梦想就是当一名教师,以后去落后的地区支教!”

“你说,他帅不帅啊?不要自卑好不好!哼!”

“他是我的青梅竹马,我一定会和顾末在一起的……”

这些我们曾经有意无意的谈话,我的爱情,我的梦想,从来都与他无关,却不知这些不经意间的背后却又是无限的深情。

他该是对我也有过失望吧,是不是我一脸得瑟地问他:“嘿嘿,帅吧?我们是青梅竹马,以后会在一起的。”

原来他当年无奈转过身去,埋藏的是失望。

只是当年,我竟没有发觉。原来,喜欢一个人的心就像是晶莹的水晶,一如其晶莹剔透的华美,也恰似其不堪一击的脆弱。

那年5月,我以我过生为借口,约他来我学校吃饭。我们喝了点小酒,借着酒精的作用。我决定做一次露骨的表白,给自己青涩的青春一个交代。把一大串积压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还说了很多谢谢他这些年一直陪在我身边之类的话,中途好几次泣不成声。

看着他眼睛里露出的那种惊喜和困惑,那温柔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我会莫名的想起了另外一双眼睛,那双总在我梦里反复出现的眼睛,目光很温暖,却在锁定我的时候,会流露出我读不懂的感情。

癫痫都有些什么症状
杭州公立癫痫医院
癫痫病会不会遗传给下一代

友情链接:

用在一时网 | 金在中电影 | 东莞钣金 | 社区卫生管理制度 | 玩具工程车 | 如何去除痘疤痘印 | 豫剧四大名旦